通宵回来。整理好下午考试的资料后开了电脑,换BLOG的歌。早上小罗哥哥他们送我回来时车上放的就是MATTHENLIEN的专集。想起去年的时候我曾经很迷过。 脸苍白,没有多余赘肉,这让我感觉很好。只是天气太热,坐在电脑前我觉得像是在蒸桑拿。 关于王子安。 昨天又有个人来笑我了,因为我不知道王子安是谁。刚前几天又有人笑我。 我觉得有点愧疚,除了我叶子上他的连接他叶子上我的连接外加我知道他是高三毕业的考生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 不,还知道一点,当初是看到他叶子上的文字加他,感觉很好。 然后那帮孩子告诉我,王子安是新概念作文大奖得主。至于是几等他们没告诉我。 有个18岁的孩子发王子安的照片给我。长得很清秀,5年前我肯定也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那小孩说姐姐你已经落伍了然后还关于其他。 然后我尴尬的也觉得了。4年一代沟,我和那个发照片给我的小孩的确存在着代沟,以至我们都认为和对方没什么话讲。 她说姐姐你的文字很萌芽。 三年前我也是看萌芽的孩子。除了一场莫名其妙自以为是的初恋之外没别的经历却让自己看起来够忧郁够阴暗。 三年后,很多事情发生了,然后我阳光明媚的站在众人面前,开始对和19时的我一样的小孩表示不可理解。 只是DD总是会说像我这么阳光的人怎么会遇见你那么阴郁的人。我不置可否。 一个月前有段时间看张楠的小说后用嘻皮的语气写东西。哥哥说看起来很爽快的样子但总有点哀愁,不会长久。果然不会长久---我就写了那么几天而已。 (省略。。。。N字。。。。 八点就到了,不写了。睡两个小时起来背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