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的七天似乎不存在过,寝室里的人们各自对着电脑。好象今天刚上过课一般。 肚子痛得要死。每个月都要流那么多血,会不会有一天我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淡紫色的花戒不见了。一个晚上我不停的往对话窗口里边发哭脸。谁都不会知道我真的想哭。 好的东西似乎真的不会属于我。他们说再买一个就好了。可是终究不是原来那个。 和哥哥聊天。他说你怎么越看越小,越来越难看,越来越薄命的感觉。 我在这边无语。突然很想念哥哥。 下午经过解百天桥的时候看到一个人抱着个电吉他坐着唱歌。天桥的栏杆上靠满了人。就在那边听。 觉得当个流浪歌手也不错。就像QZ一样。歌手也不要做,跑回地铁。 手机被芳打没电了。勉强开机后发现有5条短信。 有人问我是否真花了一天时间在地铁里度过。 他说为什么你总是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城市的旁观者,夹杂着哀怨惆怅,漫不经心的似乎在述说别人的故事。 仔细想想也是的。脑中常会有一些画面。会有一个女人,。 我只是看着一切,然后在半夜的时候通过群佳节又重阳发短信的方式述说出来。 有些人喜欢着这些短信。有些人,他说,不要半夜吵我睡觉。 我想半夜吵人睡觉的确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尽管每次我都在最后跟上一句:群佳节又重阳发是美德。 不是个愿意勉强的人。。。。 在城院ZLD的一亩三分田里看到一篇文章。叙说着自己的矫情。下边有人批判有人说矫情有什么不好。 我并不喜欢矫情的人,虽然我自己就是,却也做不到厌恶,因为我自己就是。 矫情着的人们一般都以自我为中心,对眼中的所见不会妄加评论,他们矫情着,不动声色也好歇斯底里也罢,却不会说三道四流言蜚语。 所以继续矫情着。。。。半夜的短信是最大的矫情。。 五月七日群佳节又重阳发短信:[color=Beige]五月七日。凌晨的风异常大。西湖边的树一直狂舞。平海路喧嚣一片。肮脏的小店门口挤满了衣着光鲜的人们。乞丐在旁边追随乞讨。三个年幼的孩子在小推车里安稳的睡着。一脸戚楚的母亲在旁边无助的张望。裹紧衣服双手坏把自己我低头快步经过。拖鞋敲出孤独的声响。[/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