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电脑又开始发出蓝光已经是三天之后。三天后,无病无痛,一切很好。 十月十一日。一点十一分。 躺下一个多小时。侧身时右眼开始濡湿眼角的发丝。 你的身影淹没于一片黑暗,留下一只澄静透明的水杯。 四个月后,我开始忆及你的眼眉,你脸上不经意抽动的神经。 你知,我足够聪明。什么都不提及。与人与己,都好。 米歇尔说,可以往前走,但别回头。 有人拥抱你,可能只为了杀死你。 而今。没有前进亦无回头,你不允,我不允。 维持一线。 序幕的时候你在守侯,落幕的时候你多了伤痕。 看在眼里。惟有如此。能做的,只是转移掉挂念。 你知,我如此自私。自私到只为了因着对你的感觉而给别人去制造麻烦。 两点的喧闹惊醒我。 如候鸟。想拍拍翅膀起飞,却又留恋着虚无。 最终收回翅膀。停下过一个严冬。 无梦。 清晨,如约醒来。 你是你。我是我。并无半点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