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刚开电脑。我突然觉得有点累了。然后我又觉得眼睛都酸了。班长过来说明天要封校,可是我们学校那么多校门的怎么封啊。。就像前年非典的时候一样,大家还不是照进照出的。 想想事情是闹得有点大的。其实挺为那些日本车的车主叫冤的。好好的车就那么的牺牲了。也听说到最后有人被抓了,虽然只是形式上的,目的只为了疏散人群。弟弟发短信过来说家那边其实闹得更大,前段时间就有一次很大规模的游佳节又重阳行。这一次又是。杭州算是有点滞后了。 某人有女朋友了。他说就是昨天我看到那个。还真是快。很多人在面对你的时候总是说你有多重要,说会等着你什么的,可是一转头又会对别人这样那样的说。很早前就明白的。没一个例外。 手机终于坏掉了。在晚上九点:em29:我发现突然少了很多号码并立马不停的死机后。郁闷。其实对这个手机还是蛮有感情的,用了快两年了。曾经也坏过,只不过小小毛病,送到文三路维修部稍微整一下就好,可是这会它大概真的是衰老了。也好的。没有手机的日子应该会很安静。安静,没什么不好。我记得在KAKA的叶子上我的链接名就是那片安静的田园。 奶茶越喝越淡了。不知道怎么了。下午的那杯就那么感觉。而且又烫,半杯后进了垃圾箱。和HB说话。有时候会觉得他好象个小孩。可自己又何尝不是,芳说我和他两个人坐一起的时候就像两个小学生在说话一样,连神态都像。咳一下。 江南布衣的那条裙子终究没买。或许好的东西都不会属于我的。西门町的那条却被我买了下来。穿起来会觉得自己是个公主,纯白的。很早以前就有人说过白色在我身上很有感觉。其实今天就是白色的一套,只是外套里边加了件玫红。又加了双玫红的凉鞋。很简单的两根带子。我和心心说这样穿起来像不像OL。她说不像,一看就知道是个小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好事。像个小孩。都23了。用“像”字是比较合适的。在心心和卓面前很放得开的。装疯卖傻都来。我喜欢这种感觉。朋友要一辈子在一起,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愿望。希望老天能眷顾我一点。 听说明天下雨。听说又会有点降温。我忘了去年的这个时候究竟是什么温度。我只知道28号星期三我穿着薄纱质料的衣服裙子。晚上十点四十五分,我走在路上。风不大却很舒服。 俊上线来给我一个笑脸,突然又觉得有点惆怅了。转头看窗户。发现关得死死的。玻璃被报纸封住,看不到外边的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