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依旧说完晚安后开始清醒。 ­ 平躺,感觉到疼痛的整个背脊。 ­ F短信,她说,爱情和面包如果现在让你选择,会选择什么。 ­ 是亘古以来的话题。十年前,或者更早,也许我们曾经对着电视或者小说讨论过。 ­ 可是怎么告诉你,亲爱的F,如果是我,可不可以贪心的,宁愿两样都不要。 ­ 或许,再也不会有曾经荡气回肠的爱情,但相对无言,又怎能牵手? ­ 可是既然面包是一大块别人觉得给了你很多爱情的大面包,而爱情却是一分常常受伤的爱情。 ­ 那么亲爱的F,选择这块面包吧。 ­ 谁都会心有不甘,因为会受伤那就是投入了。既然投入了,又怎么会我说一句放弃你就放弃。 ­ 可是如果二十四小时里你有两小时的难过两小时的不安一小时的犹豫,却只有半小时的甘愿。 ­ 如果只是甘愿而不是心满意足。为什么不放呢? ­ ­ 隔三差五开始失眠。 ­ 有点恐慌。再也不会如两三年,三四年前,夜夜通宵只见脸色苍白而不见眼袋眼圈。 ­ 岁月不待人。 ­ 与林说或许是因为内心浮躁而不自知。 ­ 于是起床开灯找耳塞,企求听听音乐能够平伏。 ­ 在黑暗中突然记起一夜之前梦见一个已遗失许久的戒指,内侧刻着自己的名字,却已经损坏。 ­ 睡梦中考虑是否丢弃。 ­ 只是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者根本什么都不是,想要去追究却也搁浅。 ­ 于是,安静的音乐也失效。 ­ 凌晨一点,又说一遍晚安,想着曾经想过的问题。继续矫情的失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