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半醒半梦之间怀疑外边是否下雨,从梦里分出半点精神去辨别窗外是否有雨声。 冲了个热水澡之后发觉鼻子开始作祟,喉咙,鼻子发痒,感冒的迹象。 临睡前又意外发了点烧,脑袋沉沉的,连晚安短信都看不了。 这似乎是正常现象。他在一个月前说夏天到了你是不是又要开始感冒。 连我自己都觉得矫情,所以极力否认,哪怕是一个早上一个中午用掉一大堆纸巾。 只是在他接到一个电话要为办公室里的人带冰棍时突然想到曾经的夏天可以吃冰治感冒。 关于以毒攻毒的理论是一直拥护的,就像小时候长跑后小腿大腿发酸发痛可以咬咬牙拿拳头砸,左砸右砸得也就不痛了。 所以虽然别人对自己说的吃冰治感冒一直不以为然,认为无非是个借口,自己却深信不疑。 某年某月,某年又某月,又某年某月,尝试,然后成功。 只是差不多连自己都已经忘却。 连着几天刷牙觉得左边牙齿被牙膏一激有点感觉,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得了牙病。 对着镜子张开嘴巴左看右看,看不到牙齿有损坏的迹象,折腾半点放下一半心。 开始漫无边际的想象。一篇关于牙医的小说,奶奶的假牙,还有人鱼朵朵里那个牙医。 生活总没那么浪漫。如果我牙神经坏掉要去医院肯定碰不到年轻帅气的牙医。 所以我还是会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