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路上空的梧桐枝叶和去年一般茂密。飞絮也不再飘。我却不再流连。 步履蹒跚。夜色中我是身材窈窕面容娇好的女子。春华路上有口哨声还有屡屡的回头。 装作不经意,实在没什么值得经意。夜色中我看不清所有人的脸。 不曾再想过会与我爱过的人相遇。所以不曾相遇亦不失落。 只是心里边一直纪念。 爱过的是两个摩竭座男子。他们是不同类型的男人,各代表粗犷和俊秀。 春华路上有人说今天中午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他谈话的对象是他女朋友。 和心心相视而笑。恋爱是麻烦的事,说这句话的时候忘了自己也曾死去活来。 歇斯底里的滋味已经忘却,只凭空的留下这个词让我去回味。 某人说谁谁谁的怎么没过来陪你。 我是个易激动的女子。不曾把朋友的好视为理所当然,所以也讨厌局外人自作聪明。 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 下一个爱人是什么时候。 不希望他清楚着我所有的过去,尽管里边没半点见不得人。 不知底细的两个人相处是种挑战,宽容和温情。 会不会因为一个不熟悉人的几句话而跑过去和他一起生活?有时候代价是失去一切。 两年前的某一段时间我以为我会嫁给K 火车紧急刹车恐慌中的电话和短信知道自己走不出这一步。 却依旧幻想有一天,某一人说我们一起生活吧之后我收拾行包奔赴向他。 总有一天。 所有都会淡漠。 准备结尾:想起王菲的女儿那么清脆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