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怕这种场合。

你可以看得到我,我可以看得到你,只不过一抬头,于是小心翼翼避开,偶尔目光交错,忙不迭移开。

甚至,一触碰到你,我便移不开。当然,是在酒过三巡。

现在,酒喝得刚刚好,脸上的热度开始退下去一点,极度想要抒发一下情感。

比如想说,阿光我爱你。比如开始想念你的拥抱你的温度你的手指。

我已经很久没有哭泣了。只是看着你们,面上微笑。

可我再明白不过了,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失去你,彻底失去。

我已经不再信任你。

我甚至觉得,你们两个多么应该在一起,她为你做的,她为你做的一切,她那么爱你,如果你们两个还不在一起,你让我怎么去相信爱情。

真的。我既希望你们两个在一起,那么我解脱了。可我又恨你们两个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