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年少不经世,我以为自己是靠手吃饭的。

现在想起来多么的惭愧,大学入学时我在寝室里读自己写的文章给室友听,估计这个是造成后来我和她们不和的其中一个原因吧。可当时是爱死自己了吧。

后来又曾经有个机会,我也是可以靠手吃饭的,五年半前回到杭州,去HK面试的是文案,可能当时还洋溢着青春的面孔以及所谓良好的沟通技能,让HR坚定不移劝说我去当AE。

五年后,这个四月,我终于又一次辞职。黑老板说,你不要上班了。写写东西兼职,顺便,家里的蜂蜜事业也需要你。

说蜂蜜事业还早吧。说到这里,其实离我想要表达的东西有点远了。

但总归,好像一下子可以自己掌握一些时间,可以静下来与自己独处,就像以前设想的一样。

或者,真的也可以自己写点东西,比如。重新记录生活,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