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刚开始勾搭的时候,有一次他在外边喝酒,问我在加班加什么内容,我说XX项目的提案,当时他说,你没和爵爷合作过。言下之意得意之情。

时隔两年,我果然和他合作,却不是我们原先的身份。尴尴尬尬的听从安排,大家讨论,倒是也没觉得异常。Y同学板书时,他下来坐在我旁边,十五公分的距离,让人觉得舒适无比。

我想我的确放开,除却偶尔尴尬。但我依旧还是喜欢这种感觉,你坐在我旁边,我不需要抬眼就知道你在。

又或许是,我还在爱?

打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差点要嘲笑自己了。满天下他和她的绯闻到处飞。人们在猜测他们两个今天明天是否一起过夜是否吵架了是否又如何。

算了,就这样吧。我也将有我的生活。

可是,阿光,很好呢,这个傍晚,外边很冷。我不需要抬眼,就知道你在我旁边。我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