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点都不怀疑这里以后会成为年志月志周志。没什么不好。

2012年回来上班的第一天。BOSS大人邀我谈话。半公半私,从友情谈到终生大事谈到职业生涯,很发散。

依旧是笑笑而过。心态好,什么话都可以听得见去,大不了听完之后忘却。

她说,好马也是可以吃窝边草的,然后特别强调,是窝边草,不是别的草。

再与阿光抬头不见低头见,心里已经也起不了波澜了。爱过之后是恨,恨的同时是痛,痛了之后就伤好了忘记了疤,或者说是麻木了,总而言之,一切已经过去。

这样挺好,我终于可以不会再觉得是因为心里有个人的原因所以始终接受不了别人。虽然我依旧不能答应别人的邀约诸如此类。

这些是性格养成,自作孽而已,却也是随心而安,没准有一天我突然发神经,出门约会了,我的桃花也就来了,就和以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