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回了粉丝,可是又如何,什么都不能阻挡渐行渐远。

看聊天记录到两点。只是部分。越来越明白,若是保持这样的姿态,总只能继续呆在井底。

离开的心情是越发坚定。只是安慰自己等到年底。恩。还有两次奖金需要拿。

决定去了泰国。

我也是想去吹吹海风,躺着晒晒太阳喝喝椰子汁。

她一直问,一直在确认。是吧,知道了名单我自然我该何去何从。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那么善解人意,总不能在这些时候再去插一脚。

连喝两瓶。脑子清醒无比,却是想发疯。

尖叫,还有抢好几次话筒。眼泪抑制不住。于是她说,你为什么不找一个爱你的人。

她那么说,那么就是你已经曾经很明确表明过。

或者。就如五月那天,她说,全世界女人都死光你也不能再要我。

就仅仅是这些。

我想我未清醒。一点点的片段纠缠的呼吸不过来。

这样,我如何去完成30岁结婚的任务。

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