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ent | Sidebar ]

20170614

06月 14th, 2017

想说难过,却也是少了一份心情。不尴不尬,像是在要吐出来之前的感觉,要用手抠出内脏才能畅快一些。

坐在35mm二楼窗边的小角落,外面有梧桐树枝叶层叠之后的幽绿,好像可以落下泪来,但是也没有,总是少了一份意思。

黑总说自己抑郁,问我当时割手腕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没有回忆,好像回忆过,想不起来。一个人走到阳台上挂衣服,想说,那个时候,是想让自己痛一下吗?

真的不知道。

很多年过来,现在能感受到的,除了身体细微的不适感,对于情绪真正把握不了。不去想,不去感受,渐渐活成这种样子,不论对错。

只是这几天总想去抠一抠喉咙。

细思极恐

07月 5th, 2015

标题危言耸听而已。

微博上有人说,“有时候真是要笑话自己,人世间恐怕有万般寂寞,我怎么就沦落到非你不可。”

我以前也有“非你不可”过,8年前,在宁波下面的一个小县城,大哭,自残,整夜整夜不睡觉,像极了变半夜凉初透态。

可是把自己逼到没有退路了,狠甩出去两耳光。事情自此也就了断了。后来该哭哭,该笑笑。三个月后就恢复正常,人也胖了起来。

前段时间有个女朋友说看了《不能说的夏天》之后很难受,她说有些人是不被保护的。我知道她想到了她自己。

其实,没有人是被保护的,毕竟,所有的人都是不同的个体,不用说父爱母爱伟大之类,每个人都是自私的。

所以为了躲避这些赤裸裸血淋淋的真莫道不消魂相,才会有所谓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因为害怕,因为一直处于受伤的状态,呈现出变半夜凉初透态的幻觉,以为他是爱你的,以为你是爱他的,以为非你不可。

后来再也没有这种“非你不可”的情绪了。

可能因为曾经经历过有了免疫力,又或者因为这段经历,从来不敢把自己真心交出去。

再后来,时间一长,忘记了。时间一场,人容易失去戒心,以为生活平稳,不会给你使绊子。

其实,哪怕生活不会,身边的人也会的。

0512

05月 12th, 2015

蜂蜜公众号上线的第一天,很多的HK人在帮忙一起刷屏呐喊,没过几个钟,阿光的花店公众号也出来了。

于是HK人,媒体人,房产圈又一轮刷屏。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今天,我在警报声中睡眼惺忪起来,猫在微信上和我说,老虎花店的阅读量超三千。

好吧,我们家的才一千。不过我已经很满意了。我们没有大佬没有杭城各大营销总帮忙呐喊,足够了。

我也转了,甚至如果价格合适,可能我还会是客户。阿光老婆也说,我是她的目标客群。

20150504

05月 4th, 2015

很多年前,年少不经世,我以为自己是靠手吃饭的。

现在想起来多么的惭愧,大学入学时我在寝室里读自己写的文章给室友听,估计这个是造成后来我和她们不和的其中一个原因吧。可当时是爱死自己了吧。

后来又曾经有个机会,我也是可以靠手吃饭的,五年半前回到杭州,去HK面试的是文案,可能当时还洋溢着青春的面孔以及所谓良好的沟通技能,让HR坚定不移劝说我去当AE。

五年后,这个四月,我终于又一次辞职。黑老板说,你不要上班了。写写东西兼职,顺便,家里的蜂蜜事业也需要你。

说蜂蜜事业还早吧。说到这里,其实离我想要表达的东西有点远了。

但总归,好像一下子可以自己掌握一些时间,可以静下来与自己独处,就像以前设想的一样。

或者,真的也可以自己写点东西,比如。重新记录生活,从这里开始。

阿光。

04月 8th, 2015

阿光最终辞职了。在他说了很多年辞职之后。

听说他要去开花店。身边的人就在感慨,老婆有钱就是好。

在身边的人感慨之前,听说他辞职的消息时,我第一反应是,难道他真的去开奶茶店?只卖两种奶茶?一个叫张三,一个叫李四。

就如同一年前,听说他们生了女儿,我以为她会叫北鱼一样。

可是,真的,生活不是小说,不是文艺电影。他最后娶了她,他们生了个女儿叫果,他辞职开了花店。

偶尔还是会想到他的。

比如说那次王公子给大学同学做了个十年的视频。我看到镜头里的他。十年前的,五年前的,还有现在的。

心会有稍稍刺痛,但是,哦,原来已经五年过去了。

2

02月 8th, 2012

我们刚开始勾搭的时候,有一次他在外边喝酒,问我在加班加什么内容,我说XX项目的提案,当时他说,你没和爵爷合作过。言下之意得意之情。

时隔两年,我果然和他合作,却不是我们原先的身份。尴尴尬尬的听从安排,大家讨论,倒是也没觉得异常。Y同学板书时,他下来坐在我旁边,十五公分的距离,让人觉得舒适无比。

我想我的确放开,除却偶尔尴尬。但我依旧还是喜欢这种感觉,你坐在我旁边,我不需要抬眼就知道你在。

又或许是,我还在爱?

打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差点要嘲笑自己了。满天下他和她的绯闻到处飞。人们在猜测他们两个今天明天是否一起过夜是否吵架了是否又如何。

算了,就这样吧。我也将有我的生活。

可是,阿光,很好呢,这个傍晚,外边很冷。我不需要抬眼,就知道你在我旁边。我很高兴。

1

02月 2nd, 2012

我一点都不怀疑这里以后会成为年志月志周志。没什么不好。

2012年回来上班的第一天。BOSS大人邀我谈话。半公半私,从友情谈到终生大事谈到职业生涯,很发散。

依旧是笑笑而过。心态好,什么话都可以听得见去,大不了听完之后忘却。

她说,好马也是可以吃窝边草的,然后特别强调,是窝边草,不是别的草。

再与阿光抬头不见低头见,心里已经也起不了波澜了。爱过之后是恨,恨的同时是痛,痛了之后就伤好了忘记了疤,或者说是麻木了,总而言之,一切已经过去。

这样挺好,我终于可以不会再觉得是因为心里有个人的原因所以始终接受不了别人。虽然我依旧不能答应别人的邀约诸如此类。

这些是性格养成,自作孽而已,却也是随心而安,没准有一天我突然发神经,出门约会了,我的桃花也就来了,就和以前一样。

11月 13th, 2011

我很怕这种场合。

你可以看得到我,我可以看得到你,只不过一抬头,于是小心翼翼避开,偶尔目光交错,忙不迭移开。

甚至,一触碰到你,我便移不开。当然,是在酒过三巡。

现在,酒喝得刚刚好,脸上的热度开始退下去一点,极度想要抒发一下情感。

比如想说,阿光我爱你。比如开始想念你的拥抱你的温度你的手指。

我已经很久没有哭泣了。只是看着你们,面上微笑。

可我再明白不过了,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失去你,彻底失去。

我已经不再信任你。

我甚至觉得,你们两个多么应该在一起,她为你做的,她为你做的一切,她那么爱你,如果你们两个还不在一起,你让我怎么去相信爱情。

真的。我既希望你们两个在一起,那么我解脱了。可我又恨你们两个在一起。

爱在天地动摇时

08月 10th, 2011

加回了粉丝,可是又如何,什么都不能阻挡渐行渐远。

看聊天记录到两点。只是部分。越来越明白,若是保持这样的姿态,总只能继续呆在井底。

离开的心情是越发坚定。只是安慰自己等到年底。恩。还有两次奖金需要拿。

决定去了泰国。

我也是想去吹吹海风,躺着晒晒太阳喝喝椰子汁。

她一直问,一直在确认。是吧,知道了名单我自然我该何去何从。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那么善解人意,总不能在这些时候再去插一脚。

连喝两瓶。脑子清醒无比,却是想发疯。

尖叫,还有抢好几次话筒。眼泪抑制不住。于是她说,你为什么不找一个爱你的人。

她那么说,那么就是你已经曾经很明确表明过。

或者。就如五月那天,她说,全世界女人都死光你也不能再要我。

就仅仅是这些。

我想我未清醒。一点点的片段纠缠的呼吸不过来。

这样,我如何去完成30岁结婚的任务。

离开。

奶茶

08月 2nd, 2011

有些习惯不曾改变,比如说奶茶。

开心网的状态一直保留在09年5月,当时是要戒奶茶吧。

就是喜欢口感浓郁的东西。这基本上改变不了,也没什么道理。

开完会回来从走廊经过他在饮水机旁。也依旧是目不斜视,相信他也如此。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经这种状态,老死不相往来。

心里没有什么缺憾。大海没了水,渐渐干涸成平原,习惯就好。

最近这几天上火的厉害,嘴唇一直处于干壳发痛状态。